20190319

昨天有一个有趣的事情,得分享一下。

Nall嚷嚷说没衣服穿,今天一定要把他外套的兜兜给缝了,要不然春天穿个羽绒服就太热了。

那个兜兜呢,是这样子的,之前跟他一起走着,就跟我讨打,刚好我得手揣在他的兜里面,我一打他,他一躲,“此啦”一声兜就被扯了,刚开始兜只扯了一点,然后由于反复几次讨打(我可没有故意撕他的兜兜哦),那个兜,有一面已经完全被我扯下来了,然后他就不穿了……

今天又跟我嚷嚷,我真的很想揍他,老子还生着病头还爆疼,缝啥缝,又想被打了,然后他就说“你都说缝了两年了,你都说缝了两年了,你都不给我缝”,看着他穿着羽绒服委屈那个样子,我都服了“行吧缝缝缝”。

然后回家里,我找缝的线和针,就找到一根针,虽然我纳闷为什么就剩一根针了,但是我真的懒得问我妈了,我好虚弱……然后他给我扯着兜,我缝,那根针好粗……外套那个布料就是那个防雨的布料,我也忘了叫啥了,反正缝起来好困难,缝了第一次,然后我发现我把兜缝了好几层……兜都皱巴巴弄一起了……撑起兜Nall说:“你还是别缝了吧,我拆了吧”,我就不信了,他拆掉我又缝了一次,没让他帮忙……期间还扎到我大腿两次,我妈都无视我这种菜鸡的缝法了,她还笑我……感觉以后自己生活可咋办啊,女红真的好麻烦啊……

然后缝完了,Nall拍手说我好棒,其实我内心在流泪,我真的……太菜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