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510

这几天一直在做梦,导致我没睡好

梦境主题:游戏

梦境描述:多阶段的记忆类游戏,如果错误直接死掉重来(这句话还是记得很清楚的),死亡感受很真实,第一关那个雷劈没把我疼的,走方格,走错一步被雷劈回到原点,特别怕死导致后面的游戏内容比较模糊,反正就是自己特别怕死……

梦境结果:我还没闯完关就醒了,感觉我自己就没睡几个小时……

20190426

又感冒了

症状:流鼻涕、头疼

感觉上一次的感冒还没完……

我觉得我这个体质是不是就容易感冒来着?

这次感冒第一天直接吃药,没带犹豫的……

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。

20190322

昨天我把那个兜又给扯了……然后又给他缝了好几道,线头都可以组成一道风景线了,Nall把衣服默默的那给我麻麻看(我觉得他就是去告状去了!),麻麻看完说她出钱给Nall再买一件,吐槽我们吃的都一两百随便去看电影,就是不去买一件衣服,我觉得说的有道理QAQ

晚上我又把我床单扯烂了,昨天是怎么回事?

感冒还没好,我真的怀疑是我带口罩的缘故,今天没带口罩,但是巨冷啊,没有长裤穿了就把我的长裙从柜子里揪出来穿了,都是什么事嘛。

这不是个技术+美食博客吗(吐槽自己)

20190319

昨天有一个有趣的事情,得分享一下。

Nall嚷嚷说没衣服穿,今天一定要把他外套的兜兜给缝了,要不然春天穿个羽绒服就太热了。

那个兜兜呢,是这样子的,之前跟他一起走着,就跟我讨打,刚好我得手揣在他的兜里面,我一打他,他一躲,“此啦”一声兜就被扯了,刚开始兜只扯了一点,然后由于反复几次讨打(我可没有故意撕他的兜兜哦),那个兜,有一面已经完全被我扯下来了,然后他就不穿了……

今天又跟我嚷嚷,我真的很想揍他,老子还生着病头还爆疼,缝啥缝,又想被打了,然后他就说“你都说缝了两年了,你都说缝了两年了,你都不给我缝”,看着他穿着羽绒服委屈那个样子,我都服了“行吧缝缝缝”。

然后回家里,我找缝的线和针,就找到一根针,虽然我纳闷为什么就剩一根针了,但是我真的懒得问我妈了,我好虚弱……然后他给我扯着兜,我缝,那根针好粗……外套那个布料就是那个防雨的布料,我也忘了叫啥了,反正缝起来好困难,缝了第一次,然后我发现我把兜缝了好几层……兜都皱巴巴弄一起了……撑起兜Nall说:“你还是别缝了吧,我拆了吧”,我就不信了,他拆掉我又缝了一次,没让他帮忙……期间还扎到我大腿两次,我妈都无视我这种菜鸡的缝法了,她还笑我……感觉以后自己生活可咋办啊,女红真的好麻烦啊……

然后缝完了,Nall拍手说我好棒,其实我内心在流泪,我真的……太菜了

20190319病情记录

这个服务器到2020年元月份就到期了……想着要不要提前找好另一个服务器呢……

病情记录:3月17日去了趟医院,检查出来的上呼吸道感染+扁桃体发炎,大概情况是从13日扁桃体发炎,然后免疫系统下降后病毒感冒了,15日感冒,到现在咳嗽一下都头疼,这次的感冒就是头疼……发汗后没有明显的觉得自己已经好转了,这次的病毒挺凶的,已经把Nall感染了,下次如果哪里发炎了一定要及时注意,别搞得免疫系统下降又加别的病症了。医生没有给我打吊针,开了药,想着应该没有很严重的样子,幸亏看得早啊……

最近得注意不要传染到别人。

想了想,好像我只要周围人感冒了我一定会被传染的……我的免疫系统应该一直都有问题,得找找办法维持一下正常的免疫系统了。

20181229

最近有好多悲伤的事,比如有一件不能说,很无奈又必须得面对的事,比如有一件预感会被鸽,然后就是被鸽的事情。都很悲伤,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悲伤。

20181211

不管多忙,永远不能停止思考,永远要保持大脑的活跃度和敏捷度,除了日常的游戏,还应该经常做做自己喜欢的题,现在事情变多了,也不能怠慢啊。
感觉事情越多越有挑战力呢٩(ˊᗜˋ*)و